首页 /新闻 / 正文

彭浦镇,彭浦镇

2020-01-10| 发布者: 旅游编辑| 查看: 238

上海历史上最先跨过"亿元门槛"的乡镇1995年,严正21岁,从上海中医药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彭浦镇工作。这个土生土长的上海男生头一天上班,从位于杨浦区五角场的家骑车出门,到彭浦镇一看,吃了一惊——说是在上海市区 ...

上海历史上最先跨过 " 亿元门槛 " 的乡镇

1995 年,严正 21 岁,从上海中医药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彭浦镇工作。这个土生土长的上海男生头一天上班,从位于杨浦区五角场的家骑车出门,到彭浦镇一看,吃了一惊——说是在上海市区工作,但眼前分明是郊区:蔬菜大棚里是长势喜人的青菜,农民从自建平房荷锄而出,去自留地里耕种。

严正上班,要做的第一项工作,是背着小药箱去田间地头 " 查种补漏 "。当地的农民和新来租住在农民家里的外来务工者家的孩子,往往不注意疫苗接种。作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当时还叫地段医院)的医生,得主动出击。有时,走着走着,在田埂上看见一个小孩,就拉着对方去找父母,问出未接种的,当场塞一粒预防脊髓灰质炎的糖丸。

严正上班,要做的第二项工作,是夜里值班睡在医院里,和蚊子大作战。当时医院位于灵石路 789 号,二层小楼外墙都是密密的爬山虎,内室墙上都密密地停着蚊子。等人走近,轰一下飞起来,黑云一样。值夜班前,医生要先在一层楼面放置四个大脸盘,每只脸盆里用敌敌畏倒在报纸上,先点燃烧熏一遍,人才能平安过夜。

尽管医生值班 24 小时,白晃晃的日光灯下,也没几个病人来。偶有人来,倒不是病人,而是乡邻看见相熟的医生,会带一把早上刚摘的沾着泥巴、露水的芹菜过来分享。

1994 年,彭浦刚刚撤乡建镇。地铁还没通到这里。彭浦镇还是一副安静乡下的样子。当地有农户 3000 多户,总人口 12000 余人,耕地面积 3367 亩,其中菜田 2482 亩。但田园风光里蕴含着变化:就在 1992 年 5 月,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亿元乡(镇)社会经济发展经验交流会上,彭浦获国家统计局颁发的 " 中国亿元乡镇 " 铜牌匾。至 1993 年,各业总产值 8.26 亿元。

来到这个上海历史上最先跨过 " 亿元门槛 " 的乡镇,严正医生即将见证的,是更大规模变化和开发的到来。

交到严正手中的部分钥匙。

彭浦之变

就在严正到彭浦镇的这一年,1995 年,彭浦镇当时归属的闸北区内开始接收市中心地区的大量动迁居民。

随着万荣、永和等新小区的出现,市中心的人口导入,严正工作的医院从原本冷冷清清变得一下子热闹起来。市中心来的人群里,市民多,老人多,带来和之前不同的医疗需求。严正看病又慢(门诊看病每个病人起码要看 10 分钟)又唠叨(反反复复叮嘱老人注意事项,解释小毛小病不厌其烦),但得到病患们尤其是老年人的信赖。

在严正工作的第四年,动迁来的居民郁老太太突发脑梗,丧失生活自理能力。严正接诊后,根据郁老太太的病情,制定了一整套包括康复训练在内的综合治疗方案,每周至少三次上门针灸和推拿。上门服务时,他不仅带上了配好的药,还帮着一起擦身体、换衣服。就在郁老太太病情刚有好转时,她的老伴却被查出肺癌。老夫妻眼见自己深陷难处,忽然想到了长期以来信赖的严正。老夫妇就决定,给 " 像自家小孩一样贴心 " 的严医生配一把家里的钥匙,方便他上门。

一句 " 严医生,钥匙侬拿好,阿拉信得过侬!" 给了严正莫大的鼓励。此后,上门给居民看病的过程中,交到他手上的钥匙不断增加。截至去年 5 月,严正上门服务病人 4.63 万人次。交到他手里的居民家钥匙前后达 56 把。其中的 51 把钥匙已被国家博物馆收藏,还有人创作了以严正为原型的雕塑和戏剧作品。

住在永和小区的李老伯是一位患有轻度老年痴呆症的慢性病患者,有时清醒有时糊涂。他最喜欢愿意上门来 " 哄 " 他吃药的严医生,每天挂在嘴边的就是 " 严医生来了吗?" 一次夏日中午,出诊回到医院的严正刚想吃饭,就接到了李老伯女儿的电话,说老人曾说要去找严医生,但现在忽然失踪了。严正立即放下饭碗,赶到李老伯居住的小区,和李老伯的女儿一起顶着烈日,寻找了一个多小时候后,终于找到了老人。而李老伯看到严正后,高兴得像个孩子。

失落和展望

老人们从繁华便捷的市中心初到彭浦镇,虽然大体上住房环境有了改善,但他们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落差,有的不得不远离原先熟悉的街区和亲友,小门一关,多少寂寥,无从诉说。严正理解他们,上门看病送药的过程里,有时也做老娘舅、调解员、倾听者的角色。有时病人心里的结被打开,眉头舒展,病也好了大半。

每周至少 2 天半上门出诊,为将近 30 户社区居民提供服务,严正的这个工作节奏雷打不动。2011 年,上海在全国率先启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严正是首批上岗的家庭医生之一。严正从骑着自行车去看病患,到骑着助动车去看病患,病人们换了一茬又一茬,出诊路上的风景也在变化———

那些蔬菜大棚和工厂,不知不觉间,慢慢消失了,小工厂和田埂变成了新兴的商务楼宇、高新技术园区、大片新建居民住宅区。新建商品房里住进新一代外来移民,大多是大学生、技术人才,他们对子女的健康非常重视,根本不需要医生去 " 抓小孩 "、查种补漏疫苗。

在严正到彭浦镇工作 20 年后的 2015 年,上海撤销闸北区与静安区建制,设立新的静安区。彭浦镇有了新身份,属于新的静安区,彭浦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地址现在迁到平陆路 277 号。在崭新的诊所二楼,有一间属于严正的劳模工作室。工作室的招牌上,没有写名字,也没有写科室,而是画了几把穿在一起的钥匙。严正在这里看病,不时有相熟的病患或家属过来打招呼。

灵石路 789 号原彭浦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从平陆路的窗户望出去,眼前所见一切,和市中心风景无异,都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

现在,要找到一把带露水、泥土的芹菜,恐怕很难了。

严正,1974 年出生,静安区彭浦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团队长。全国医药卫生系统先进个人,2012" 光荣与力量——感动上海年度十大人物 ",2014 上海市首届十佳家庭医生,全国最美医生。

栏目主编:沈轶伦 本文作者: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图片编辑:徐佳敏

图片来源:由被访者提供

0人已打赏

手机版投稿商务联络QQ:77197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