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正文

男性避孕针将面世,到底让谁不舒服了?

2019-12-03| 发布者: 旅游编辑| 查看: 289

如果说现代都市男女谈恋爱已经复杂到让人难以捉摸,那么如何避孕这个终极话题则足以戳破彼此间的最后那点体面。女性承担避孕重任,究竟是男性躲懒还是客观事实所限?这样的局面以后能不能改变?这些看似让人脑壳痛的 ...

如果说现代都市男女谈恋爱已经复杂到让人难以捉摸,那么如何避孕这个终极话题则足以戳破彼此间的最后那点体面。

女性承担避孕重任,究竟是男性躲懒还是客观事实所限?这样的局面以后能不能改变?

这些看似让人脑壳痛的问题,随着印度的一则新发明,或许都将出现新的答案。

11 月 19 日,《印度时报》发布了一条消息,称该国研制的全球首个男性避孕针剂RISUG 已经进入审批阶段,最快明年即可推上市场。

《印度时报》相关报道网站截图

据报道,这种男用避孕针剂一经注射,有效期可达 13 年,一旦推出,有望替代输精管切除手术。

它的原理其实偏向 " 古墓派 ",无非就是给男性的输精管打上一针聚合物凝胶,在凝胶中的聚合物表面电极的破坏下,精子将失去活力,再也不能顺利出兵。

该药物研究委员会的印度科学家 Sharma 表示,"303 人参与的第三期临床试验表明,这款避孕针剂的成功率高达 97.3%,且没有任何副作用反应报告。目前该产品已经就绪,只需等待药品监管部门的最后批准。"

对于世界首款男性避孕针的产生,网友立刻展开了热议:

有女网友们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直接 @老公或男友,

有网友表达了对药效以及性安全方面的担忧,

还有人表示对这项技术带来隐患的担忧。

期待也好,担忧也罢,挑战的无非就是大众愿不愿意接纳这种需要男性承担的新避孕方式。

众所周知,目前市面上较为行之有效的避孕方式大多只针对女性,从药丸到贴剂,从宫内节育器到避孕环,都是女性独自在负重前行。

然而针对男性比较安全的的避孕方式,似乎只有两种:使用避孕套或进行结扎,让一众女性深觉心理不平衡。

可即便男性避孕方式如此匮乏,但若把 " 男性避孕药 " 输入检索条,不难发现科学家们从未停止过这方面的研究:

就拿最近的例子来说,2018 年,美国华盛顿大学对潜心研制多年的男用避孕药 DMAU 进行了人体测试,效果显著。

2017 年,《麻省理工技术评论》报道,一款可以暂时阻止精子产生的局部凝胶将于 2018 年进入临床阶段,未来令人看好。

早在 2012 年,路透社也发表过一篇文章表示,即将面世的男性避孕药会改变人类避孕的格局。

然而,这项能够打破人类最后 0.01mm 距离的革新性产品似乎永远只存在于新闻的标题上,至于什么时候真正轮到男人吃避孕药,没有任何一个权威机构可以给出准确的承诺

诚然,男性避孕技术是个世界级的生物医学大难题,就连比尔盖茨也不能太前卫,即使设立过专项基金,也只是处在开发最薄水凝避孕套的阶段,无法在药物方面做出突破。

而这背后隐藏的问题,除了技术,也和性别平等息息相关。

华盛顿大学的医学教授 John Amory,作为权威的男性医学研究学者曾发表过一次 TED 演讲,专门讨论 " 男性避孕药是否会是性别平等的关键 ",他在演讲中提到:

" 每当我告诉人们我正在试图开发一种男性避孕药的时候,人们的反应通常会随着性别不同而变化。女人们会说太棒了,什么时候问世?"

" 男人的反应则有两种,他们要么喜欢这个想法,要么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想知道我在他们的睾丸里做什么生意。"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令人玩味,也让我们发出灵魂拷问:光让女性避孕不可以吗,世界上为什么需要男性避孕药呢?

Amory 教授在演讲中解释," 男性避孕药将有助于减少意外怀孕和流产,并允许男性平等参与避孕 "。

而且关于这个结论,John Amory 教授也给出了数据支持," 在美国每年有六百万次怀孕,其中三百万是无意怀孕的,也就是一半。这三百万个意外怀孕占美国每年 100 多万例堕胎的绝大部分。"

试想,如果在避孕这件事上男性可以与女性相对平等地分担,女性所要面临的生殖压力将会大为减少。

虽然如今女性使用避孕药看上去较为普遍,但避孕药的出现和发展也充满波折。

拿上世纪六十年代来说,在以避孕套为主流避孕手段的当时," 吃避孕药 " 还是一个踩在人类道德底线上的问题。

不仅宗教信仰不允许,就连道德上的拷问也折磨着女性,让她们主动把自己钉在耻辱架上。

为了避免受到这些观念的冲击,苦心研发出来的女性避孕药 Enovid 甚至不能光明正大地打上 " 避孕药 " 的标签出售。

这个意在赐予女性避孕自由的革命药物,只能被标成治疗月经不调、痛经等妇科问题的药物推出,而 " 避免怀孕 " 这么重要的事只能屈尊当成 " 副作用 "。

就算避孕药的问世堪比地下党,但它依然受到了女性的追捧和欢迎。

从被抵触到走上药品货架,短短两年时间,美国就有上百名女性因为 " 严重的月经问题 " 找医生开药。

得益于这粒小小的药丸,女性似乎第一次在生育问题上拥有了主导权,可以自主决定要不要孩子。

这也难怪,《时代周刊》将它评为 20 世纪最重要的科学进步之一。

如今,全世界每天有超过 1 亿女性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吃避孕药。即使面对很多不确定的副作用,但为了免于计划之外的怀孕,他们还是甘愿 " 冒险 ":

芬兰图尔库大学和巴西圣保罗大学的调研结果显示,骨量缺乏和骨质疏松或许也和口服避孕药有关。

美国帕克大学通过研究 10562 例静脉血栓栓塞女性患者,发现口服避孕药可提高患静脉血栓风险。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科研人员发表病例报告称,两名有既往精神病史的女性在口服避孕药后发生抑郁症状。

英国牛津大学科研人员追踪 517 例肛门癌女性患者,发现口服避孕药也位列导致肛门癌的危险因素。

......

可以看出,由于不得不承担生育这件事本身,女性在面对副作用的勇气也不得不显得比男性大胆很多。

讽刺的是,在女性承担避孕药大量副作用的同时,有关男性避孕的上一个划时代意义的研究似乎还停留在避孕套上。

MIT 对于男性避孕药姗姗来迟给出过两个很现实的原因:

首先,比起女性避孕药每个月只要对付一个卵子,男性避孕药要搞定数以亿计的精子则困难得多;

其次,在 " 男性不会愿意吃避孕药 " 的传统观念之下,没有几家药企愿意在开发男性避孕药上做出投入,这也就导致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这方面的研究。

所以,印度的这则新闻除了让我们好奇,在男性 " 参与避孕 " 这方面,倒也让我们看到了更多希望。

2005 年,德国的研究人员对 4 大洲 9 个国家 9000 多男性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将近一半的男性表示愿意使用男性避孕药,只要不对其生育能力产生不可逆的影响就行。

英国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也曾对英格兰一个小镇上的 54 名男性进行过调研,其中有 26 名男子表示愿意采取阻止精子产生的避孕方法。

调查员沃克表示," 这些参与调查的男性似乎并不在乎暂时失去生殖能力,只要确保能恢复正常水平。"

有趣的是,这项调查的对象还包括 134 名女性,其中超过一半的女性表示了对男人能否按时服用避孕药的担忧。

虽然印度开发的这款男用避孕针剂还未正式推上市场,但已经有国内的女网友极端地表示担心:" 渣男连套都不想戴,你还指望他们打针?"

主要参考资料:

http://www.technologyreview.com/s/602797/why-we-still-dont-have-birth-control-drugs-for-men/

http://mp.weixin.qq.com/s/Qx4djBJY8q33Yj675fxZlw

http://m.hindustantimes.com

http://www.technologyreview.com/s/602797/why-we-still-dont-have-birth-control-drugs-for-men/

http://mp.weixin.qq.com/s/Qx4djBJY8q33Yj675fxZlwhttp://m.hindustantimes.com

0人已打赏

手机版投稿商务联络QQ:77197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