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正文

隐居乡村成时尚?上海郊区农宅年租金从 1 万涨到 3 万,仍吸引城里人入住

2020-08-19| 发布者: 旅游编辑| 查看: 2580

提示您:未获得智伍应用正式版的授权,部分功能受到影响!尊敬的用户,您好!!非常感谢您能安装智伍应用旗下的产品,为了产品的可持续发展和升级,云采集已经开始按天收费,建议购买200天,免费赠送400天,一共600 ...

提示您:未获得智伍应用正式版的授权,部分功能受到影响!

尊敬的用户,您好!!

非常感谢您能安装智伍应用旗下的产品,为了产品的可持续发展和升级,云采集已经开始按天收费,建议购买200天,免费赠送400天,一共600天,平均每天仅需1.67元。

向用户收费是为了给用户更可靠的保障和服务,所收取的费用主要用于产品的正常运作、不断研发和改进,希望各位用户能够理解和支持。

购买正式版授权请打开下面的网址自助购买:

www.zhiwu55.com/authorization/buy_end_time.php?hzw_appid=07A108FC9394C464B7CDCAD4969404DD



购买之后,自动开通正式版授权,新采集的内容不会再出现未购买授权的提示信息,同时智伍应用旗下所有含云采集功能的产品,都无需再次购买云采集的正式版授权,即云采集的授权可以在智伍应用的各个产品那里通用!

如果您已经购买了正式版,还是会出现未购买授权的提示,或者有其它问题,请联系智伍应用官方在线客服QQ/微信:2085244671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两个有趣的现象正在各地乡村同时发生:村民上楼和居民下楼。

村民 " 洗脚上楼 ",指的是在村庄改造、乡村住房改善更新的过程中,村民从小、散、乱的宅基里搬出来,搬进政府统一规划建造的社区;与此同时,不少城市居民却厌倦了钢筋丛林,主动放弃喧嚣的都市生活," 隐居 " 在乡村,让自己的双脚沾上泥、接上地气,乐此不疲地成为 " 新村民 "。

乡村,似乎成了 " 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 的一座围城。不过,采菊东篱下的人多了,悠然见的就不一定是南山,而是各种实打实的问题—— " 新村民 " 和原住民的习惯、理念、需求不尽相同,各种各样的矛盾不可避免。

有的 " 新村民 " 住到乡下后想 " 丰年留客足鸡豚 ",养起了鸡鸭,殊不知本地原住民早已禁养;" 新村民 " 租了农宅后发现其他村民可以旁若无人地走进他的院子;原住民发现村子知名度上去了,想涨房租," 新村民 " 不同意……处理这些矛盾,考验着基层治理者的智慧。

上海西部,青浦区金泽镇的一些村子里,住了不少 " 新村民 "。尤其是岑卜村,数年前便已是 " 网红村 ",如今村子里已有 55 户新村民,是上海最早形成新村民群体的村落。这些村子是怎么解决新老村民融合的问题的?" 新村民 " 去乡下 " 隐居 " 要注意什么?如何探索兼顾新老村民诉求的议事协调机制?

魏增雄 摄

" 好生态的吸引力太大了 "

" 你到了金泽镇龚都村之后,沿着莲龚路从北面过来,有一个不起眼的斜坡,比较陡,但车可以往下开的,我家就住在那儿。注意别过小桥,再往前就是太浦河了。" 日前,得知记者要去采访,50 岁的陈工(化名)热心地录了一个小视频给记者指路。要不是因为有这个指路小视频,陈工家真的很难找——宅前是一条宽阔的小河,屋后是一片茂盛的香樟树林,通往宅子的路口隐藏在一个小斜坡之下," 隐居 " 得非常彻底。

陈工是 11 年前开启在龚都村的 " 隐居 " 生涯的。他是一个建筑设计师,很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本来在钱塘江边 " 隐居 ",后来因要照顾在上海的年迈父母,就选择搬到上海最西端的龚都村,近两年把市区的父母也接到乡下一起住。" 看看树,玩玩水,骑骑车,每天都是睡到自然醒、醒到自然睡。最近 10 年,我去上海市区住的天数不超过 5 天。在这里,早上能听见各种各样的鸟叫声,晚上抬头能看到星星,很惬意。"

乡村 " 隐居者 ",大多有 " 随性 "、" 佛系 " 的性格,陈工也不例外,他和龚都村结缘的过程就非常 " 佛系 "。11 年前,他和朋友在上海乡下找可以租的农宅,在练塘镇一个朋友的农业园吃饭时,席间有个朋友说在金山有栋房子可以租,然后陈工就兴致勃勃准备去金山看房。" 结果驾车一出农业园就转错了方向,没有去往金山,跑到金泽来了。于是我将错就错,在金泽闲逛,最后在龚都村找到了落脚点。"2009 年 8 月 29 日,陈春华在龚都村的一户带六亩林地的农宅里定居," 家 " 里有码头、有院子、有树林,还能种菜。" 这地方感觉很‘仙’,住着特别舒服,我喜欢这里的好生态。"

陈工告诉记者,在金泽镇的龚都村、东西村等村子里,像他这样的乡村 " 隐居者 " 还有几个,大家志同道合,经常聚在一起喝酒闲聊。" 隐居者 " 最多的是岑卜村,自十多年前被列为全国首批生态文化村之一后,来自山东、台湾甚至是新加坡、美国的 " 隐居者 " 纷至沓来,逐渐形成了一个 " 新村民 " 群体。" 生态二字,对城里人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岑卜村党支部书记蔡新环对记者感慨。

茅冠隽 摄

岑卜村,位于上海西部的 " 蓝色珠链 " 区域——这是一条由大大小小多片湖、港、荡、漾等 " 珍珠 " 般水域组成的 " 水链 ",岑卜村就在一颗 " 珍珠 " ——小葑漾的西侧。65 岁的孙先生就是岑卜村 " 新村民 " 的一员,村里人都叫他 " 孙叔 "。他来自山东菏泽,一双儿女毕业后都在上海工作,他和老伴 " 老漂 " 到了上海,房子起初买在了徐汇区。" 在城市里住久了,不太喜欢那种嘈杂的生活,于是开始寻找合适居住的乡村。那几年,我考察了崇明、奉贤等地的多个村子,最后选在了岑卜村。2012 年春天,我第一次来岑卜村时,便被这里的环境所吸引:路上绿荫环绕,湖水清澈透亮,村民淳朴善良,村干部也很开放包容,积极接纳‘新村民’。" 现在,老孙生活稳定、作息规律,早起沿湖散步、打拳,上午读书、养花、种菜,下午骑车锻炼。

蔡新环告诉记者,和孙叔差不多时间住进村里的 " 新村民 " 还有很多,有的是搞水产的,有的是研究生态学的,还有开皮划艇俱乐部、开民宿、开咖啡馆的等等。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岑卜村有 55 户 " 新村民 ",而这个村子的原住民只有 400 多户。放眼整个金泽镇或青西地区," 新村民 " 则更多。" 曾经有‘新村民’在博客上如此形容岑卜村:发现岑卜,拨动了我们在上海这琴上一根低音的弦,音色虽然有点沉吟,但很悠逸、清雅、韵味十足,令人心旷神怡。"

" 新村民 " 进村面临诸多矛盾

不过,随着 " 新村民 " 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

首先是房租问题。" 新村民 " 在乡村没有购房资格,只能租房,由于这些村子里近几年入住的 " 新村民 " 迅速增多,房租也开始上涨。有不愿透露姓名的 " 新村民 " 告诉记者,这几年来,岑卜村的房租翻了 5 倍,2012 年时每间房月租金 150 元,如今每间房月租金 750 元,原本一年租金不到 1 万元的房子,如今涨到了一年 3 万多元,让人望而却步。

对此蔡新环表示,岑卜村的空置农宅基本是 " 两上两下 " 的结构,这种房子在七八年前的正常年均租金为 1.5 万元至 2 万元之间,如今正常年均租金在 2.5 万元至 3 万元之间,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属于正常增幅。" 大部分‘新村民’对这样的房租正常增幅是理解的。之所以有的‘新村民’感到房租猛涨,是因为以前有的村民还没有足够的市场意识,把自家闲置的宅子以一年 8000 元甚至是一年 5000 元的价格租了出去,远低于当时的市场价。"

孙叔也表示,房租随着时间推移而有适度涨幅是正常现象。" 这是‘新村民’和原住民的最主要利益冲突点,但并不是不可调和,只要双方都遵守契约精神。"

对于原住民来说,近年来房租快速上涨,让大家意识到原本 20 年一签、10 年一签的租约有可能损害自身利益,因此不少新出租房屋的房东纷纷缩短租期,有的已缩短至 3 年一签。不过对新村民来说,太短的租期使他们不敢再有大量设施、技术、人力资源的投入,生怕钱砸进去后 " 打水漂 "。" 原本看中乡村,就是喜欢稳定,不料到了乡村也无法获得稳定的生活。如果租期长,很多人是愿意在村里扎根沉淀、融入村庄的;如果租期短,很多人权衡一下装修费用和房租变动,直接就走了,留下来的人也往往抱着‘随时要走’的心态,很难把乡村真正当成家。" 前述不愿透露姓名的 " 新村民 " 告诉记者。

此外,对于乡村的认知," 新村民 " 和原住民也存在显著差异。陈工告诉记者,原住民对于 " 原乡风貌 "" 乡愁 " 等往往无感,他们更希望多浇筑一条水泥路、柏油路,希望把老旧的房屋变成新派、洋气的大宅子。而土路、老宅、原生态风貌却是 " 新村民 " 最为看重的,他们往往不太希望对村子进行旅游开发,不希望村里的宁静生活被打破。

" 新村民 " 之间也有不同诉求。不久前,岑卜村来了个 " 新村民 ",一口气租了好几栋楼搞培训活动,组织了一群孩子清晨 5 点多就起床,大声读书诵经。" 村里的房租整体涨价,和这个‘新村民’有很大关系;天蒙蒙亮就让一群人大声喧哗,更是影响了大家休息,很多上‘三班倒’的人不堪其扰,意见很大。" 另一位 " 新村民 " 对记者抱怨。

在生活习惯上," 新村民 " 和原住民差异也很明显。陈工告诉记者,在一开始改造、装修房子时,他突然发现村里的两个老太太没和他打招呼就走进了他的内室进行 " 参观 ",这让他感觉有点别扭:在院子里往屋内看看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走进房间,而且走进了内室?"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消失了。我当时看中这个村子,就是看中民风淳朴、夜不闭户,不少人出门连大门都不锁,几乎没有人家装防盗门、防盗窗。当地百姓的生活习惯和谨慎小心的‘城里人’完全不一样,这很可贵,不应该因为我的出现而改变。" 自此以后,陈春华在生活中的 " 边界感 " 也模糊了许多。" 村民进我的院子、穿过我家后面的树林,我不再去管;村民对我说,想吃黄瓜、毛豆、丝瓜可以直接去他们家地里摘,我也会去摘。"

" 新村民 " 和原住民的另一个矛盾是产业带动问题。在孙叔看来,新村民可分为如下几类:养老居住型、休闲居住型、休闲经营型和商业经营型。" 容易和原住民发生矛盾的,其实是少数经营型的‘新村民’,他们的经营行为或多或少占用了村民的水、土等公共资源,还造成垃圾增多、环境嘈杂、停车无序等问题,增加村里的管理成本,而原住民感到自己没有得到什么实质利益。也正因如此,不少原住民只能在房租上下功夫、动脑筋。"

有乡村原住民对记者坦言,原本希望从城市里来的 " 文化人 "、" 生意人 " 能给村民提供更多赚钱方式、带来更多收入来源,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不这样想了:" 有的‘新村民’来了以后兴冲冲地搭棚养鸡鸭,其实我们本地人早已禁养了;有的‘新村民’在村里回收利用电子垃圾,对河道造成了一定污染,村里花了好大力气才整治好;有的‘新村民’是做琉璃工艺品的,要烧窑,由于不能烧柴,只能拉大功率的电,隐患很大。就算是做民宿,我们也学不来的,一是没有装修房子的本钱,二是‘新村民’的客源大多是熟人圈子里口口相传的,需要有专人运营推广,我们照搬的话很可能会亏本。"

审视乡村应摆脱 " 城市视角 "

长期关注、调研乡村振兴相关话题的青浦区 " 湘 · 村工作室 " 负责人郑湘竹告诉记者,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越来越多 " 新村民 " 进入乡村是大势所趋,乡村治理中的 " 新村民 " 群体不可忽视。" 乡村‘空心化’是不少村庄面临的普遍问题,‘新村民’的进入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让一些日渐凋敝的乡村逐渐提升人气。‘新村民’不应被孤立在乡村治理之外,应该把这一群体放入乡村治理的方方面面进行统筹考虑,关键是找到‘新村民’和原住民沟通协商的机制、找到让两方面互利共赢的方法。"

张军华 摄

复旦大学国土资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平养认为,越是 " 原生态 " 的、和城市差异度高的乡村,对 " 新村民 " 的吸引力越强,但这些村子里新老村民在认知、生活习惯、价值取向等各个方面的矛盾往往更突出,这个现象在国外逆城市化的进程中也普遍存在。

如何解决?刘平养告诉记者,在经济学视角下,矛盾是因利益而起,如果能够把 " 责、权、利 " 做进一步明晰,即可大幅消弭这种矛盾。" 随着农村水、土、气、林等生态价值的逐渐显化,让相关利益归属更清晰,有助于新老村民的融合。" 在青西地区,一个典型例子是河湖的价值:河湖的经济价值原本无法体现,经过政府疏浚整治之后,引来了经营皮划艇、桨板、帆船等运动的 " 新村民 "," 新村民 " 又带来了产生消费的各地游客,对这部分增量价值的 " 责、权、利 " 应有更明确的规范。" 比如,可以通过一定的制度设计把新老村民的利益绑在一起,村里在引入‘新村民’时可加以甄别,优先引入那些自带产业项目且对农民就业增收、村庄环境改善有帮助的‘新村民’。"

秦峥毅 摄

刘平养认为," 新村民 " 在进入乡村时,和原住民之间可以尝试建立一些沟通平台,变 "C2C" 式沟通为 "B2B" 式沟通。" ‘新村民’和原住民直接打交道,一方面可能语言不通、沟通吃力,另一方面也很难快速取得原住民的信任。可以由村党支部作为沟通平台,承担协商交流的责任,即‘新村民’先找村党支部、村党支部再根据需求去找相应的原住民,沟通起来效率会更高。"

这种 "B2B" 的模式,在很多乡村已经形成。陈工告诉记者,在龚都村、岑卜村、东西村、田山庄村等数个村子," 新村民 " 要找闲置农宅,往往会首先找村书记,让村书记帮忙介绍。" 以前,我们要找房子可以挨家挨户去问,因为户主就住在里面;现在不少房子里只住着老人,戒心较重,沟通起来也比较累,而且对房子的出租事宜做不了主。只有村干部才知道哪里有合适的房子可以租,而且村干部介绍上门,谈起来可以更方便些。"

另外,在 " 新村民 " 这边,相关的组织机制也正逐步建立。蔡新环告诉记者,孙叔最近在村里多了个新身份:" 第九村民小组长 "。" 岑卜村一共有八个村民小组,现在‘新村民’越来越多了,老孙比较年长,住在村里的时间也比较长,当‘第九村民小组长’最合适。‘新村民’有事儿喜欢找他,村里有事情要找‘新村民’协调,比如环境整治、垃圾分类、畜禽禁养等,我们也会先找老孙,让他做一部分宣传发动工作。" 对此,孙叔乐在其中:" 我作为‘新村民’的一员,一直给新来的‘新村民’强调一件事——和原住民不求亲密无间,但求和睦相处,这是底线。新老村民应该在逐步相互了解的前提下,加深相互理解和宽容,逐步适应对方。我也会和基层村干部一起,尽力组织新老村民的互动。" 如今,蔡新环和孙叔等 " 新村民 " 代表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大家平时常在群里互通有无,有矛盾提前发现协调。

记者了解到,目前,岑卜村不定期组织 " 周末集市 " 活动,组织原住民和 " 新村民 " 拿出东西来交易,促进相互了解、相互尊重。村里【*****智伍应用提示您:未购买正式版授权,功能受到影响!!请根据最上面的引导提示,自助购买正式版授权,自动开通!!在线客服微信:ccccyyyy4444,官方网站:zhiwu55.com*****】,面积约为 10 亩,除了做 " 周末集市 " 之外还有露营区、烧烤区等功能分区。该工程预计今年 11 月底竣工验收,届时新老村民又可多一个交流互动的地方。

" 愿意到乡村去的人,都是有一定文化程度、有一定自由度和情怀的人,要想成为合格的‘新村民’,首先要摆脱传统的、居高临下的‘城市视角’。在想着自己能给乡村带来什么之前,先入乡随俗,考虑自己的同时也要等量考虑原住民的感受。" 陈工说。

栏目主编:黄勇娣 本文作者:茅冠隽 文字编辑:茅冠隽

图片来源:除署名外均青浦区提供

0人已打赏

手机版投稿商务联络QQ:77197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