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正文

大地主刘文彩:一个受人尊敬的乡村士绅,还是人人喊打的大恶霸?

2020-06-19| 发布者: 旅游编辑| 查看: 913

提到“地主”这个词,我们想必都不陌生。到了近代,因为时代混乱、礼崩乐坏,地主们对民众的剥削也开始越发变本加厉,他们中的一些,甚至拥有自己的私人武装和牢房,无数人在其中不明不白地含冤死去。很多民间故事比 ...

提到“地主”这个词,我们想必都不陌生。到了近代,因为时代混乱、礼崩乐坏,地主们对民众的剥削也开始越发变本加厉,他们中的一些,甚至拥有自己的私人武装和牢房,无数人在其中不明不白地含冤死去。

很多民间故事比如《半夜鸡鸣》、《白毛女》,讲的都是地主对于人民惨无人道的压迫。解放战争时期,我党的军队从这些罪大恶极的地主手里,拯救了无数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民众,也由此才建立起了十分广泛的群众基础,最终才取得了解放战争的胜利。

而“乡绅”这个词,则是一个中性词。比起带有贬义色彩的地主而言,“乡绅”最初被用来指代地方上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乡绅”里可以包括年高德劭的老人,包括考取了功名的读书人,也包括为地方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的人。这些人,其实是治理和发展地方的重要力量。

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代的官僚体系延伸到了“县”这个级别以下,就没有品官,而是“吏员”了。而一县之地,仅靠一个官员,明显是无法很好地治理的。所以,在地上一直有一个传统,就是推出这个“乡绅”阶层,作为政令上行下达的通道,同时也可以更好地传达民情,移风易俗。

中国是一个礼乐之国,在地方上,有一个专门的“礼”,就是为乡绅阶层设置的,叫作乡饮酒礼。是说每年都要选一个固定的日子,把地方上大家普遍都认同的,有威望的人叫到一起,进行聚会。有点类似于我们现在公司的“团建”。

而在四川,就有一个大地主刘文彩。他的后人刘小飞在建国之后,为了自己的名声,曾经想给他“翻案”,把他塑造成一个“乡绅”,但是在实地调查之后,最终,还是没能自圆其说,成了个笑话。因为这个刘文彩,他所犯下的罪行实在是太多了,即使再怎么粉饰,也只能欲盖弥彰。

四川刘氏

刘文彩出生于1887年。“刘”这个姓氏,在四川成都是个大姓,而刘文彩这一支,在民国时期,可以说是大出风头。上面我们说过,能够横行乡里、为祸一方的大地主,往往是要和地方官勾结的。而刘文彩,他不仅和地方官勾结,甚至连封疆大吏,都是和他一个家族出来的。

刘文彩的起家,是依靠了他的侄子刘湘和他的弟弟刘文辉。刘文辉出生在1895年,比刘文彩小了8岁。刘文彩的这个弟弟,很小的时候,就显示出了惊人的学习和打仗的天赋,甚至被刘氏族家族破格提前送到了祠堂读书,13岁的时候,就被成都陆军小学的校长看中,特批免试入学。

之后,刘文辉在民国政府的军队系统中节节高升,先后保送到了西安陆军中学、北京陆军第一中学和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就读,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职业军人。

而刘湘则更加了不得,他在辈分上是刘文彩、刘文辉兄弟的侄子,但其实只比刘文彩小一岁,比刘文辉还大了7岁。17岁的时候,他就背井离乡,瞒着家里人,独自去考取当时清政府为“新军”开设的文武学堂,一举就被四川武备学堂录取了,随后在四川陆军讲习所、陆军速成学堂步步高升,一路升任为营长。1913年,他跟随熊克武,响应了孙中山的二次革命,参与北伐,立下了赫赫战功;与此同时,刘湘又是一个很有政治头脑的人,在北伐战争中,他如鱼得水,在国民政府和袁世凯之间左右逢源,在1915年的时候,被正式委任为陆军中将,成了四川地区的实际控制者。

刘文彩,就跟在自己的弟弟和侄子背后,一方面,利用他们的地位扩充自己的势力,一方面,也为他们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刘文彩和刘文辉

众所周知,打仗是一件劳民伤财的事情,而刘湘和刘文辉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必须要驱驰民众为自己卖命,他们有官衔在身,不能做得太露骨,于是一切搜刮民脂民膏的事,就都交给了忠心耿耿的刘文彩。

刘文彩在四川当地,建立起了一座七万余平方米的庄园,建筑面积达到两万多平方米,穷奢极侈,专供三人宴客和享乐,他还以开设公馆为名,在别处大肆收购土地。而刘文辉投桃报李,借助自己手中的权力,把四川地区的烟草、百货都交给刘文辉专卖,获得的财富,也全都流进了这对既是地主,也是军阀的黑心兄弟手里。

为了镇压民众的不满,刘文彩还在自己的宅邸里设置了“水牢”,来折磨在他眼里不听话的农民。水牢里的水漫至腰部以上,即使是身强体壮的男子,在里面也坚持不过一天,即使被放出去了,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此外,刘文彩还出了名的好色,他一口气娶了五房姨太太,都养在专门盖起来的别馆里,让无数人敢怒不敢言。后来,他甚至还开始走私鸦片,祸害了无数巴蜀人民,可以说是已经丧失了作为人的基本的良知和底线。

他的后人曾经因为自己的母亲说了一句“当年地下党的司令部就设在我们庄园里,那些人过河拆桥”,就执着地认为刘文彩是被冤枉的,想要把刘文彩地主的名声翻案为“乡绅”,在铁证如山面前,也只能说是一种自欺欺人罢了。

结语:

自封建社会开始,土地兼并就一直是一项危害国计民生的大问题。从地方的角度而言,一些心怀不轨的商人或者富农,为了扩大自己的产业,或与官府勾结,或干脆欺负农民文化水平低,用各种手段,对农户包括土地在内的生产资源巧取豪夺,中饱私囊,让无数农民失去家园,成为不得不听命于人流民或者佃户。

从中央的角度而言,这些占据了大量土地和门阀往往中饱私囊,欺上瞒下,为了逃避税收,虚报土地面积和家中丁口,在非常时期,比如在天灾人祸的时候,还会用自身的势力一手遮天,截留中央调拨的赈济物资,严重妨害了行政效率和国家的治理,可以说是社会的毒瘤

近代百年是一段动荡的时期,也让人们看尽了世间的百态众生相。刘文彩后人不堪“地主”之名,想要为祖先争取一个好名声,本来也算无可厚非,但钻进了牛角尖,硬要指鹿为马,就难免惹出笑话。

根据那位“后人”刘小飞的转述,他口中刘文彩的“善”,来自于家族里的人和刘文彩的姨太太,而刘文彩的“恶”,则板上钉钉地写在史书里,而且也都有遗迹可循。与其一门心思地为祖宗犯案,求一个莫须有的“清白”,不如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多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0人已打赏

手机版投稿商务联络QQ:77197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