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正文

中国人民大学毛寿龙:乡村发展政策的秩序经济学思考

2020-06-19| 发布者: 旅游编辑| 查看: 465

6月18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毛寿龙教授在参加网易财经“聚焦全球金融市场大动荡”直播时,介绍了乡村发展政策的秩序经济学思考,从秩序经济学角度提出一些乡村振兴的机会。毛寿龙在全国各地考察了很多地 ...

6月18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毛寿龙教授在参加网易财经“聚焦全球金融市场大动荡”直播时,介绍了乡村发展政策的秩序经济学思考,从秩序经济学角度提出一些乡村振兴的机会。

毛寿龙在全国各地考察了很多地方,福建乡村、铜陵乡村、浙江乡村、云南的元阳梯田等等都去过,这些地方都面临发展问题,一般来讲学者是从国家层面思考问题,关键词就是乡村振兴,为什么要提乡村振兴?因为乡村相对于城市落后,需要振兴。

从人类发展指数角度来讲,乡村很多指标都是好的,但到底从什么地方发展呢?实际上就是经济发展指数。,乡村最早的时候是狩猎、采集,一直到现在还存在,当前狩猎被禁止了,变成畜牧业社会。从历史的发展角度讲,乡村社会当前的的发展机会应该是在城市产能过剩以后进入到消费社会,森林、草原和山谷重新焕发生机,城市人在乡村进行消费型的投资。当前乡村开发成本高,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耗资巨大,但要想盈利非常难,去乡村进行大规模投资的人如果没有持续的资金链,最近几年都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现在乡村发展要寻找消费型投资机会,而不是盈利性投资机会。

毛寿龙表示,他我是秩序经济学家,喜欢从秩序的角度来思考经济问题。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发展产业,但农业产业发展成功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产业经济学家认为,东北农业也没有发展得很好,很多地方搞旅游产业也亏得比较多,为什么劳动型企业家天天劳动不挣钱,为什么套利型企业家会把整个市场搞得很投机,为什么产业发展只是局部的?这都与秩序有关。从秩序角度来说,,西方国家先行发展,速度发展很慢,它的秩序、创新形成的过程很慢,大约花了300多年时间,日本后发优势,模仿成功,花了100多年时间。这两者成功了。但苏联、中国、拉美国家,苏联花了70年时间尝试新的路子,却失败了。

从传统经济学看如果听一般发展经济学家的政策建议,发展中国家如果像日本那样去模仿会出现很多问题。如,非洲国家官员经常嫌发达国家把价格如咖啡价格压得很低,不赚钱。其实,中国产品价格也低,但赚很多钱,发达国家还嫌中国产品价格太低。,两者差异的背后是秩序的差异:中国本身是市场秩序很发达的地方,价格再低,别人只会说你倾销,非洲是统购统销,市场是趋向于价格降低的,如果统购统销计划经济,倾向于短缺,价格会提升,这与秩序有关。,发展失败的秩序经济学逻辑,往往是即使是很好的相关政策很好,但缺乏相关的秩序,也会导致失败。但有了好的秩序,发展政策就会成功。

乡村发展,仅靠扶贫是发展不起来的。通过直接扶贫和消费扶贫,购买扶贫产品里总是有腐乳,靠城里人的慈善和直接购买方式要让乡村真正发展起来,与通过市场秩序发展起来,它的发展规模远远不同。,所以毛寿龙觉得发展失败,往往是缺乏秩序的失败,的逻辑本身缺乏秩序,看起来是不是政策不好,其实是缺乏发展所需要的必要的是本身是缺乏非常好的秩序。现在,到乡村搞企业有80%-90%失败的可能,产业政策如鼓励种花卉苗木等产品容易踩不到盈利点上,原因在于产业政策没有很好的跟本地秩序成长联系在一起。所以,新结构经济学设定的比较优势政策会出现很多问题。

从资源配置经济学来看,国家鼓励市场配置资源,这对于农村是不利的,因为资源的自动流向是城市;从产业政策经济学来看,国家优先发展的产业政策都在城市,大的产业政策在农村发展不起来,这也不利于乡村发展。其实即使从秩序经继续的角度来看,秩序经济学强调市场秩序成长,城市是天然的扩展秩序,而乡村是天然的原始秩序,乡村的同样有发展的劣势。。

但如果乡村的发展,在秩序上让本地的原始秩序,能够和扩展的秩序对接,那么就会有发展的机会。现在,不管怎样,乡村发展要靠市场,也要靠产业政策,但要让市场和产业政策发挥作用,还是要在秩序上着手,因为更重要的是要从乡村的原始秩序角度出发思考,如何让它跟扩展秩序联系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发挥乡村的优势。

从动态的角度,人类发展的秩序几百上千年,实际上是从本地秩序到扩展秩序的发展,任何扩展的力量,包括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在古代都是文明发展的道路,一个国家发达了,这个国家的人会到处乱跑,反过来又促进这个国家的发展。如果而乡村就是要做好了相关治理,包括社会治理、市场治理、结政府治理,形成了与扩展秩序对接的本地秩序,那么就会吸引很多人到乡村寻求发展,包括构化治理,把能人吸引进去,包括企业家、专业人员和其他有贡献力的人。

乡村社会到底怎么扩展,人才怎么引进,要思考城市发展的路子。城市发展的秩序原因之一是产权比较干净,适合扩展秩序。但乡村不能像城市那样。现在,城市企业家到农村投资,最希望整村搬迁,这样就没有本地人和本地秩序。但如果这样的话秩序,乡村就只有外地人,只有外地人,但这样本地人就得不到好处了。,所以乡村发展的关键是,本地人和外地人要有非常好的合作秩序,在有非常好合作秩序的基础上才会有比较好的发展。

总结来讲,人类发展从森林到草原到河谷平原,然后到交通要道到城市,这个过程本身也是一个自然的发展过程,这一过程也是人的成长和发展但更多的是人秩序的的成长过程。现在乡村发展,要求人发展要回到森林、草原和河谷平原,凭什么回去呢?

回去就要从经济学的角度考虑,现代经济学基本都是城市经济学,而不是乡村经济学,如果要让人类到森林、草原和高山峡谷,这时候就需要考虑到扩展秩序和原始秩序,尤其是让本地原始秩序变成一种扩展秩序,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发展,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森林、草原和平原都要发展,因为很多人出来了,只是有人的地方、人愿意去的地方才发展。如果没有人,,我觉得有很好的原始森林,有天然的资源放在那里,动植物在那里,没人动,也是很好的生态环保指标。

对乡村发展,很多人持悲观观点,从秩序角度更好地思考,毛寿龙觉得很多地方还是有发展希望的,对于学者来讲就需要从理论上思考,同时也要脚踏实地,到各个地方看看是怎么发展的,有哪些陷阱、哪些机会,然后再回到理论。

0人已打赏

手机版投稿商务联络QQ:77197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