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网

乡村旅游网精品推荐
乡村旅游网 门户 新闻 地方 查看内容

【中国·山东故事】十梅庵——生命的延续

2018-9-25 15:47| 发布者: 旅游编辑| 查看: 150| 评论: 0

摘要:   到了一座城市,习惯坐公交车,既不用消耗体力,又可以看看街道行人。每条街上商店罗列,没有杂音,大多人拖着蔬菜小拖兜,购买生活所需。这都是没有底片的黑白照,我只是路过,没有任何线索,只有记忆。   到 ...

  到了一座城市,习惯坐公交车,既不用消耗体力,又可以看看街道行人。每条街上商店罗列,没有杂音,大多人拖着蔬菜小拖兜,购买生活所需。这都是没有底片的黑白照,我只是路过,没有任何线索,只有记忆。

  到了终点站,农民工不知道去了哪里。其余人都去往十梅庵。在站台右侧,油柏路下去是方圆很大的土坑,如果有水也可称作“湾”。种了很多蔬菜,葱翠油光,几棵柳树长条扶风,看护着园子。大坑上去是一个村子,青砖垒砌,土墙院落,屋顶有红瓦,青瓦。像一件旧衣服补了不同颜色的补丁。每家的两扇参差不齐的木门虚掩着,都没了边角。对联的红颜色新鲜,有两个妇女站在树旁说话,眼睛时不时向这望。

  横穿过了路,买了票进入十梅庵,远望地势越来越高,树满花,花如云,红白相间。梅香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大道两边有赤色花岗岩,大小不一形状各异,跟着人群走了不远,觉着还是独辟更好。右转身进入梅林。梅花早打开等候着,不必急。一朵朵,一枝枝,一树树,成为一片花海。在没有叶子的枝条上,花朵显得格外清高孤傲。每一朵都属于这一片的一员,同心同性纷杂不乱。香味融合得自然,不分彼此。梅树应该打理多年了,树根盘错在土和花岗岩融合的泥土里。根和根连接,花和花映面,树枝不牵扯。赏梅的人错综分散在梅花树下。各色的衣服分外清楚,举着相机手机,风起花瓣落,摆着各种姿势移动。

  自踩出来的路,在靠近两边的距离,青草冬枯的叶子踩得粉碎。梅树下幽草可隐见,也许还有柔软的昆虫,将要行走的枝蔓,司空见惯了人们的惊叹。望着满树的花朵,会说:“不急,稍等片刻”。花瓣开始散落,草丛里的影子越来越厚密。它们安静的收集那个方向的沉默、温和。我也收集了几片,叠起阳光。伴随草丛赶前面的路,有枝有叶,下一个花程。云端归途的日子会有更多不同的梅花。不要轻易闻梅香,它们有的开的正好,有的开始败落。就像秋天白色的雏菊,面对将要来临的严冬。需要内心纯洁,恃重来忍受这种悲伤的对待。

  用青色花岗岩每三层台阶铺一缓坡,努力走三步可一歇,通往一红亭。就像告知行人,“梅花香自苦寒来”,赏梅急不得,爬坡需耐力。此路人少,多数人选择别人走过的路,曲曲弯弯。拾阶而上,几棵连翘,海棠花点缀两旁。青色花岗岩直铺到“揽梅亭”。站在亭子向梅林投去犀利的一瞥,“远望凝云递暗香,近观缀玉香无处”;梅香的翅膀扎在天空了,如青草根在泥土里;梅花像团彩云,那是日光的见证;梅香的存在又不存在,那是一种闪光的参与。

  下坡走自踩的路斜向偏右,比上坡快。到了南侧梅林边缘。倚着一棵绿萼梅,透过松树远近密集的枝叶,西峰半坡处大红的“梅”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那个字比我望见的还要大,我离的太远。

  “不远,没我望的远”

  回头见一女子,一身白衣,高挽发髻,颜如粉梅。长睫毛像花蕊。

  又说:“那些年,我能望见五龙河,还能闻到呼家庄大集上炉包的香味”。

  我诧异答:“那时候站在河堤上能望见青岛的山”。

  “十梅庵里原十梅,百年已失今成林。现在赶上好天气,也没以前望的远了”。

  语气有些许感伤,我一时没搭上话。又一红衣女子喊走她照相。身旁的绿萼梅摇曳风中,花蕊挑着阳光闪烁,总是有影子浮动。四下观望,山山重叠,深处松林环抱。“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松林在高处,有几棵幼小的梅树也开满了花。风从高处下来,梅香在梅花之外,我站在与“梅”字刚好的距离。湛蓝的天色蔓延在群山之间,云朵朵,人群走不到那里。

  有山有水,才称得上山清水秀。穿过松林走下去是三清河。“一池春水皱”。春风吹皱了河水,阳光散了。从三清河分流出来一股河水,形成池塘,有了木桥,白墙红瓦的水榭。池塘里养了几只鸳鸯,雄性的头上羽毛鲜亮。有一对好像夫妻,形影不离,游动的波纹汇在一起,推出很远,渐渐淡没了。彼此的中心融在一起,出发点在一起。其他几只游动的波纹难以融合。把头扎在水里,熟悉要领和时间,一起探索阴暗的一面。这个动作不断重复,或许是微小而超脱的心灵达到默契的一种示意。眼神里有宽悯,珍惜。每个动作自有深意和优雅。我只是岸边观望者。

  包里的水果解了疲劳。走出梅园,买了两个荠菜包子,吃饱往回走。路边卖玩具、烤地瓜、蔬菜的摊位还在。菠菜喜人的新鲜,大葱的根须白。玉米皮编织的坐垫引我驻足。用颜色染成黑色、棕色、粉色、绿色。每个坐垫有白色和这些颜色搭配编制成不同的动物。熊猫的爪子、眼睛、鼻子、嘴巴都是黑色,用棕色镶边,中间的衔接看不见。手工编织的图案,颜色搭配接近自然,跳脱。卖坐垫的妇女没有语言沟通的修饰,依旧具备一种温良敏感的内里。就像十梅庵山顶晚上的月亮,皎洁如霜。

  现代的家居生活缺少一种气质。那是一种性情和智慧的载体,古朴自恃。在青岛大都市里看到这种编织,那是存有一颗平常心,生活的根基。它是一种语言,一种愉悦,一种安定,不荣耀。也不确定你非要去做。起初的美,给予了自然旺盛。童年的事在底处搁置,有时会带着芳香走到新的边界,重新接纳单纯的包裹发出光芒。坐垫在梅园也算稀少而珍贵。把日光照耀的日子用文字写在记忆里,在前行没有边界的路上。

  (文章作者:白百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 网友评论 ]COMMENT

  • 最新主题
  • 最新回复
  • 热门主题
在线咨询| 小黑屋|手机版|手机客户端| 乡村旅游网

乡村旅游网 - 休闲旅游产业综合服务商|乡村旅游|乡村旅游资讯

郑重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3-2017 乡村旅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26561号-1.鲁公网安备:3701050200019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