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正文

乡村失窃案:网盘里的秘密

2020-05-14| 发布者: 旅游编辑| 查看: 644

1/今天这个故事的提供者是我的大学室友董哥,这是他刚工作不久碰到的一个案子。2014年11月,董哥他们局里接到一起失窃报警电话,报警人叫王德良,是当地一个村子的村长,案发地就是他们村子。到达案发所在的村子后, ...

1/

今天这个故事的提供者是我的大学室友董哥,这是他刚工作不久碰到的一个案子。

2014年11月,董哥他们局里接到一起失窃报警电话,报警人叫王德良,是当地一个村子的村长,案发地就是他们村子。

到达案发所在的村子后,从村长王德良口中得知昨天晚上村里发生了两起失窃事件,共计丢失小麦三千多斤,价值四千多元。

王德良告诉董哥,失窃的这两户儿女都在外地打工,只有两个七十多岁的老夫妻在家里。

了解大概情况后,董哥决定去失窃现场勘察一下。

整个村子呈长方形,北边是一条公路,东边连接着另外一个村子,全村大概有一千多人,不过实际常住的只有四五百人。

沿着村里南北向刚修的水泥路走到村子的最南头,王德良带董哥他们拐进了一个小胡同,进去之后走了不到一百米,停在了一户平房门前。

黑色的大门锈迹斑斑,董哥推了一下,发现里面挂着锁。

王德良上前敲了敲门,又扯着嗓子用方言喊了半天,过了一分钟左右,一个满脸褶皱,头发半白的老太太透过门缝往外瞄了一眼,慢吞吞地开了门。

老太太把董哥他们领进屋子里,董哥看到屋子的角落有一张双人床,床上躺着一个老头,蜷缩在被子里,老头侧着头看向董哥他们,张着嘴发出“啊啊”的声音。

王德良告诉董哥,老头今年七十三岁,去年中风后就说不了话了,路也走不利索,全靠他老伴儿伺候。

昏暗的屋子里没多少家具,一台老式电视机,一张床,再加上一个茶几,大件就这几个。整个屋子里散发着一股酸腐的味道。董哥他们不愿在屋里多待,就让老太太领着他们去放粮食的屋子看看。

储存粮食的屋子门是开着的,里面很空荡,地上只有一排防潮用的木板,门锁已经被撬坏,老太太也没有再换新的,她告诉董哥,失窃的那天大门上的锁也被撬坏了,她怕再遭贼,就赶紧换了一个新的。因为自己耳朵不好,被偷的那天晚上没听到声响。

说着说着,老太太浑浊的眼球蒙上了一层水汽。

离开老太太家,董哥他们又去了另外失窃的一户老人家里,这户人家的院墙低矮,大门上的锁完好无损,推断是作案人直接翻墙进去,把偷到的粮食从楼顶往外扔。

丢失的小麦都是化肥袋装起来的,重量不轻,一袋有七八十斤,年纪大的人搬不动。这也就印证了,作案人一定是身强力壮的男性,而且一晚偷两户,说明他们行动迅速,几乎可以断定是团伙作案。

剧照 | 《猜火车》

2/

董哥他们跟王德良一起讨论分析后,锁定了三个最有嫌疑的人。

刘虎,43岁,五年前跟老婆离婚,从外地打工回来后一直在村里种地,平时也不爱出门走动,日子过得也比较贫苦,村民都说他脑子受了刺激。

周正洪,22岁,初中辍学去外地打工,前几年在外地抢劫,被判了几年,去年才刚放出来。父母都在外地打工,一个人住在村里,平时在镇上的面粉厂干活,以前经常打架斗殴。

张云生,23岁,之前在外地打工,半年前在工厂干活的时候伤了腿,就回到老家修养,嫌疑是最小的。

三个嫌疑人里面,只有张云生和刘虎白天在家里,王德良先带董哥他们去了张云生家。

张云生长得又高又壮,不过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董哥让他卷起裤腿,仔细一看,十几厘米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伤口周围依旧一片青紫,显然还没好利索,这是装不出来的。

张云生一家四口常年在外地打工,这些年赞了不少钱,一栋气派的二层楼拔地而起,要说他为了区区几千块钱去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动机明显不足。

暂时排除张云生的嫌疑,董哥他们立即赶往刘虎家里。

到了刘虎家,王德良喊了半天没人开门,董哥他们以为人不在,王德良说肯定在家,然后找来一把梯子,搭在院墙上爬了进去。过了两分钟,大门开了,王德良旁边站着一个胡子拉碴,浑身散发着酸臭味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就是刘虎。

刘虎眼光涣散,看了董哥他们一眼就低下了头,董哥说明来意,刘虎请他们进了门。

刘虎家的院子里堆满了杂物,台阶上满是灰尘,窗台上排列着几十个啤酒瓶子,看得出来已经很久没有打扫过。

刘虎家没有一点烟火气,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董哥开门见山:“你知道村里有几家丢了东西吧,我们过来调查,想问问你前两天晚上都去了什么地方,跟谁在一起?”

刘虎瘫坐在椅子上,声音低沉:“俺这几天都没出过门,也不知道谁家丢东西,你们来找俺做啥?”

董哥又问:“11月1号和2号这两天你都没出门吗?有谁能证明?”

刘虎突然跳起来,指着王德良,“你问村长,俺平时就在家,哪里也没去,俺家里又没人,谁给俺证明?”

王德良看刘虎情绪激动,赶紧安抚了几句,刘虎才渐渐平复下来。

在刘虎家并没有发现失窃的小麦。

3/

等到晚上七点,董哥去周正洪家,却发现周正洪还没回来,按理来说,他工作的面粉厂六点半就下班,从面粉厂到他家里,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

董哥决定不等了,直接去面粉厂找他。

他们开车来到镇上的面粉厂时天已经黑了,面粉厂的门锁着,往里面瞄一眼,没有一丝光亮。

面粉厂大门上有老板电话,董哥让王德良打电话问问周正洪的情况。

王德良打通电话后跟老板说了几句,挂断电话后跟我们说:“老板说周正洪这小子不好好干活,偷奸耍滑,一周前就被开除了。”

听完,董哥心里隐隐觉得这个周正洪可能有问题,就问王德良:“这么晚了,他不回家能去什么地方?”

王德良想了片刻,说可以去镇上的饭店看看,说不定在哪个饭店喝酒。

镇上的饭店不多,就四五家,离面粉厂不远,董哥他们一家一家的找,原本没有抱什么希望,没想到在第二家饭店就找到了周正洪。

周正洪当时正在饭店里喝酒,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两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两个孩子,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脸稚气,桌子上摆着七八瓶啤酒,两个少年脸色潮红,已经略显醉意。

董哥也不啰嗦,直接把周正洪叫出饭店,问他昨天晚上在什么地方。

周正洪毫不犹豫的说他在家睡觉,哪里也没去。

董哥看了看饭店里面的两个少年,问周正洪跟他们是什么关系,周正洪笑了笑说:“就是两个同村的小兄弟,带他们出来陪我吃饭喝酒。”

董哥虽然疑惑,但也没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直接要求周正洪去他家看看,周正洪摆摆手表示无所谓。

随后,董哥他们跟着周正洪来到他家,周正洪很干脆地把家里所有门都打开,让董哥他们随便看,结果自然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别说小麦,连一袋面粉都没有。

周正洪的举动让董哥愈发怀疑,但没有证据也只能作罢,当晚先回了局里。

4/

晚上董哥越想越不对劲,觉得周正洪这个人很有问题,一个成年人不好好工作,成天带着一帮半大的小子瞎混,而且还是个有犯罪前科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董哥在去村子的路上给王德良打了个电话,问了两个少年的情况,王德亮告诉他,两个少年父母在外地,家里没有大人,现在在镇上的中学上初三。

当天是周二,董哥去镇中学找到两个少年,问他们有没有参与偷窃,俩人矢口否认,董哥也不多说,直接带着俩人去家里。

剧照 | 《猜火车》

果不其然,在二蛋家里发现了丢失的小麦。

当即,董哥就对周正洪和两个少年展开抓捕。

抓捕很顺利,不过,案件的审理却遇到了阻碍。

二蛋坐在审讯室里,一口咬定小麦是他一个人偷的,跟其他人无关。董哥在审另外一名少年的过程中发现他的确是毫不知情,于是做了一些笔录就放了。

周正洪则依旧一脸轻松的模样,坚决否认自己跟这件事有任何关系。

案子陷入了僵局,董哥明知这件事是周正洪做的,至少他是主犯,可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二蛋要把责任全部揽过去,一般来讲,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周正洪威胁过二蛋,让他不敢说出真相。

董哥想不通,二蛋到底有什么把柄在周正洪手上?可以让他不顾一切的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就连他的父母跟他通电话,他都说是自己一个人干的。

随后董哥去了一趟二蛋所在的的学校,从班主任那里了解到,原本二蛋学习还不错,可是近半年成绩严重下滑,整天精神恍惚。他的同学告诉董哥,二蛋现在几乎不跟他们一起玩,总是喜欢一个人待着,变得很孤僻。

董哥直觉,二蛋变成这样,应该是跟周正洪有关。

他决定好好跟二蛋聊一聊,走进审讯室,董哥递给二蛋一杯热水,缓缓说:“我知道这件事跟你关系不大,你还小,以后留下案底不好,我不知道周正洪用什么威胁你,你说出来,我们肯定会保护你。”

说完,董哥走过去拍了拍二蛋的肩膀,二蛋身子突然抖了一下,一下挣开了董哥的手。

“我求你别问了,就是我一个人干的,你们快把我抓进去吧。”二蛋说完竟然哭了起来。

瞬间,董哥脑中闪现出一个猜测。

他立刻提审周正洪,把周正洪的手机放在他面前,不可置疑的说:“打开手机。”

周正洪一愣,眼睛里露出一丝惊恐,慢吞吞地解开了自己的手机。

最后,在周正洪手机的网盘里,董哥发现了周正洪威胁二蛋的秘密,整个案子也终于告破。

那天,董哥把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故意给我卖了个关子,不过在他讲到逮捕周正洪和二蛋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这个案子的结局。

恩,所以,大家应该也能猜得出来吧。

欢迎大家留言讨论,写下你认为的答案。

作者 | 金宇,警校肄业生

*【苍衣社】刊发的都是半虚构故事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baidu.com。

0人已打赏

手机版投稿商务联络QQ:77197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