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正文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2020-05-14| 发布者: 旅游编辑| 查看: 160

图文:红艳在老家的田间地头,我们随时可见各种各样植物的身影,但真正叫出名字的却是少之又少。尽管它们大多默默无闻,无声地来到世界,也无声的离开。但它们却是我们年少时代不离不弃的陪衬,正是它们的存在,才使 ...

图文:红艳

在老家的田间地头,我们随时可见各种各样植物的身影,但真正叫出名字的却是少之又少。尽管它们大多默默无闻,无声地来到世界,也无声的离开。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但它们却是我们年少时代不离不弃的陪衬,正是它们的存在,才使我们的生活洋溢着和谐的气息。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农村长大的小伙伴们,这些常见的植物,你能叫出它们的名字吗?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首先很遗憾的说,这种植物俺根本不知道叫啥,水塘边,小河旁,处处留下她说倩影,这里,也期待你能给出“愚伯的自留地”标准答案。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这种野生植物,在老家的犄角旮旯随处可见,洗干净,晒干后泡水喝,有清热下火的功效。小时候,奶奶在夏天总是要逼我喝下满满一大碗。那时,我瘦小的不行,但是浑身是劲。大夏天满村乱跑。回到屋里,两个脸蛋通红,额头上一抹一把汗,然后十分不情愿的干了这碗“无味的怪药”。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它孤独的站在墙头上,可一旦它的果实变黑的时候,却无法躲过馋嘴的孩子们的目光。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小时候,喜欢把它的茎秆撕开,用以辨别是阴天还是晴天。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马泡秧,在乡下最为常见,它的存在,妆点了农村孩子童年的生活和梦想,此刻真想问一下,当初和你一起摘马泡的小伙伴,他们如今在何方?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苘(qǐng)

小时候,大家都叫它苘bu lou,嫩的时候,可是小孩子们的美味佳肴,具体吃法就不说了。有时,和小伙伴们一起时,把苘叶平放在弓起的手掌虎口处,看谁拍的最响。大人们则是用它的主干制作麻绳,可结实了。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狗尾巴草,庄稼地里长得最多。初生时是小小的细细的一到两片的嫩叶,远望去几乎不见。然而只需要一场微雨,便足以让它蓬勃成燎原之势。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说真的,这个俺也不知道叫啥,在这里,有求各位植物爱好者,请告知名称,下次来俺大美欢口农村,带您去看实物。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这株红色的植物,叫银银菜(苋菜),咱欢口老百姓的最爱,喝鸡蛋汤,炒菜都用它,儿时最难忘的,是妈妈把它放在面筋汤里,那味道,真是美极了。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茴香,小时候妈妈蒸菜盒子的时候,常常会放一些,那味道,满是馨香。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这个小朋友手中的植物,就不说了,很多人知道,如今这种菜,也成为城里人追逐的目标。在咱老家,大多用来蒸窝窝。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这个杀气四起的植物,不知道是否为外来物种,过去没见过,现在反有不少农民伯伯的门口有它的身影。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秋葵,见过吧……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牵牛花,老家又叫富苗秧,是最寻常见的植物之一。镜繁花夕阳斜,藤蔓遍绕南篱,青青漫染蓬门外,葫芦花开无人识,几句歌词就将牵牛花的美好给衬托了出来。这种生长在庭院小筑,河边石缝的花有着无双的美丽,点缀着人们的家居生活,给人无限遐想的意境。它静悄悄的开放,为人们奉献着它的一份力量。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不是沙地长大的朋友,估计叫出名字的也是少数。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这个喜欢吃野菜之人的最爱。灰灰菜作为一种老少皆宜的保健食品,不仅为寻常百姓采食,而且登上了宾馆、饭店餐桌。 由于灰灰菜的生长特性,决定了其一般多是野生的,无人为因素影响其生长,因而营养价值较高,实至名归的绿色食品。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这种植物,不知为什么,现在好像销声匿迹一般。幸运的是,在大姨家的菜园里,竟再次看到它,他的名字叫蓖麻,你知道吗?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学名苍耳(老家叫 江郎子棵),小伙伴们最熟悉的植物,小时候,总喜欢拿它的果实,扔在女同学们的头上,嘿嘿。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这种植物叫木耳菜,它不但美味而且营养素含量极其丰富,据说钙、铁等元素含量甚高,除蛋白质含量比苋菜稍少之外,其他项目与苋菜不相上下。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花生的叶子,也够漂亮的吧。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苦瓜和小南瓜相伴而生,美吧!?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野葫芦,长势还是比较旺的。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和第三张图是同一种植物,再发一次,只是为了增加您的辨识度。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它们,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有的即是我们饭桌上的常客,又是一道道美丽的风景,不是吗?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这是啥玩意,知道吗?估计没有几个人能说出正确答案。

这些乡村司空见惯的植物,能叫出一半名称的人,就很不简单了


看到这株野草,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也肃然静默,野草如此,我们的人生又何不如此?不慕树高,不慕花香,不怨天尤人,只踏踏实实踩着脚下这块坚实的土地,将生命的根深深插进泥土里,汲取水份、营养,铸造朴实而坚定的人生。

敬重这些位卑而崇高的生灵!

0人已打赏

手机版投稿商务联络QQ:77197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