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正文

当下的乡村振兴,要给“城乡两栖人”足够的发展空间

2020-05-14| 发布者: 旅游编辑| 查看: 849

什么是“城乡两栖人”?说他们是城里人,他们却在乡下搞种植、养殖、农产品加工、农村电商,或者是搞农庄、建民宿,或者是在农业农村的其他领域创业;说他们是乡下人,他们却在城里有住房、经营场所。一、城里人下乡 ...

什么是“城乡两栖人”?说他们是城里人,他们却在乡下搞种植、养殖、农产品加工、农村电商,或者是搞农庄、建民宿,或者是在农业农村的其他领域创业;说他们是乡下人,他们却在城里有住房、经营场所。

一、城里人下乡

当我们谈及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整个行业的兴奋点就来自于城里人的消费升级,在升级的过程中乡村田园项目也可以分一杯羹。

不夸张的说,引流导流成为农庄主和民宿主的底层逻辑、看家功夫,谁会引流导流,谁就胜出,而引流导流的核心就是引导城里人下乡消费。

换句话说,乡村田园项目的主要目标客群是城里人,而非乡村本土人。从这个意义上讲,也只有城里人下乡,乡村田园项目才有生存下去的基础。


当下的乡村振兴,要给“城乡两栖人”足够的发展空间


不过,本文要探讨的还不是城里人的消费下乡,而是城里人的创业下乡、投资下乡、生活起居下乡。

中国当下大部分乡村的现状依然是:垃圾基本靠风刮、臭水基本靠蒸发,室内现代化、室外脏乱差。我们不能夸大乡村的吸引力,农村没有那么美好,游客拍摄的图片大多是有选择、有屏蔽、有修饰的。

即使如此,一部分城里人不顾乡村政策环境、政治环境、社区环境、融资环境、人才环境的诸多牵绊、钳制,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下乡,他们拥有了各种新的身份,诸如返乡客、乡建人、乡创人、新农民等,而之前,他们有的是教授,有的是企业家,有的是艺术家,有的是退休官员,有的是高级白领。


当下的乡村振兴,要给“城乡两栖人”足够的发展空间


这部分城里人下乡,抱定了与乡村同呼吸共命运的决心来开启新的工作和生活。

这部分城里人下乡后,努力的进行土壤改良、村庄整治、生态修复、污水垃圾处理、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生产安全健康食品、带领农民致富、引导更多人下乡创业、保护传统建筑、传承民间手工艺、复垦抛荒土地、助力村集体经济、恢复乡村内部治理秩序、拉动内需、扩大城市消费半径。。。。。。他们是勇者,是新时期乡村振兴的助攻手。

这部分城里人下乡,大多历经坎坷,乡村呈现给他们的现实,远超他们最初的想象。

无论是投资、创业,还是定居生活,下乡的初期都是激情澎湃的,对乡村的未来都是憧憬的。

然而,当体验了一轮寒暑交替无处话寂寞后,当一次次面对运营中的意外后,当无法解决迎头而来的难题困顿绝望后,当承受巨大资金回款压力夜夜失眠后,当苦于找不到运营人才、技术人才后,当有关部门大力支持的项目被以“大棚房整治”的名义全部摧毁后,那些毅然决然下乡的下乡客,又有多少依然淡定如初?

也许,结局只有两个:要么适应,要么退出。

对于坚守下来的下乡客来说,最大的门槛就是时间。很多问题,诸如下乡客的孤掌难鸣、家人的不理解、有关部门的不配合、技术的不成熟、人才的难觅,甚至是融资难题、土地难题、建设难题,但愿随着时间,都能一一破解。

二、乡下人进城

这是新时期的“围城现象”,一部分城里人想尽办法要回乡村,一部分乡下人想尽办法要融入城市。

谈及城市,城市也没有那么恐怖,不要动不动雾霾、拥堵、食品安全、人情淡漠,离开城市的马达,一切都是奢谈。


当下的乡村振兴,要给“城乡两栖人”足够的发展空间

那么,有多少乡下人涌入了城市?

2019年4月2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农村绿皮书:中国农村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2018-2019)》报告,2018年,农村宅基地空置率为10.7%,样本村庄宅基地空置率最高达到71.5%。

农村居民长期外出务工,是农村宅基地闲置的主要原因。根据《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到2018年全国农村户籍人口56401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多达17266万人。因此多数宅基地处于空置状态。

根据报告显示,我国东部乡村房屋空置率最高,调查结果显示,在城镇有其他住房,成为东部地区农村宅基地闲置的最主要原因,比例高达30.8%。其次为家庭成员长期外出务工,比例达27.3%。

眼下,我们常说一个词“空心村”,实际上,大部分的空心村都是“城乡两栖人”导致的。一方面,“两栖人”常年外出务工,不再打理乡村的老宅,任其闲置或半闲置(留守老人居住),甚至荒芜、倒塌,导致老宅空心化;一方面,“两栖人”既在城市购房,又在乡村建新房,平时住在城里,农忙、重大节日、婚丧嫁娶等特殊时刻才回乡下,导致大量新房空心化。


当下的乡村振兴,要给“城乡两栖人”足够的发展空间

对于乡村空心化,对于乡下人进城,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知,要给予充分的肯定。

农村城镇化是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从农村转向城镇的一种转化过程。这种转化的目的是为了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这不仅是农业人口向非农人口转移的过程,也是农民的生活方式,农业生产水平和农村产业结构发生了根本的变革并获得巨大发展的过程。

农业农村部农村合作经济指导司司长张天佐表示,村庄布局中有一类是逐步消亡的“空心村”,对于这一类的村庄,今后在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一些社会管理方面要顺应这种形势发展的要求,逐步按照推进人口转移消亡的路径来开展工作;要顺应经济发展的规律,通过行政的办法和经济的激励措施鼓励剩余人口向中心村转移。

换言之,乡下人进城是合理的流动,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三、城市或乡村,哪里更舒适?

当大家都说乡村好的时候,很多消费者选择了逃离,同样,很多下乡客最终也选择了逃离。

一位朋友想找个农庄度假避暑,我帮其推荐了一家。一大家子原本要待上一周,没成想,两天后就返回了。我问其原因,答曰:蚊子太多,受不了。

一次,我到一家网红级民宿调研,结识了同步入住的一位深圳的客人,他说这里风景秀丽,想在这里疗养一段。不成想,第二天,这位客人要退房走人。经打听,他说晚上风吹过山林,松涛阵阵,如万马奔腾,如鬼哭狼嚎,感觉很恐怖,受不了。

想起一首诗:“归山深浅去,须尽丘壑美。莫学武陵人,暂游桃源里。”

这首诗献给所有意欲投身乡村的朋友,因为,乡野太美,如果不经历一轮寒暑交替,如何能够体会尽丘壑的美色,以及深浅之处的韵味?


当下的乡村振兴,要给“城乡两栖人”足够的发展空间

当大家都说城市好的时候,很多进城的人却莫名的身体不舒服、心情不愉快,反而加深了对故土的留恋。

想回乡村的自然是看好乡村的未来发展,当然,他们并不想放弃城市的生活,但也无法抗拒乡村当下的种种不适和难以调和。

想融入城市的自然是想享受祖国改革开放的城市红利,当然,他们也并不想斩断自己乡村的根。在很多乡下人的心里,城市只是生活的改善,而乡村才是信念、亲情和力量的根。因此,很多离乡的乡里人,把老家的房子翻修的漂漂亮亮,既是脸面,也是念想,更是落叶归根之处。

回顾我国的城市化进程,在城市化的初期,城市本身不够发达,城市和乡村差别不大,城市对农村人的吸引力不够,因此,农村人向城市流动的动力就缺乏,农村的空心化现象几乎不存在。

在城市化的中期,城市发展需要大量劳动力,而农村刚好有大量富余劳动力,因此,以进城务工为驱动的单向流动开启,从而也导致农村的空心化现象。

可以预测,在城市化的后期,将会迎来逆城市化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许多城市的富有阶层开始向郊区搬迁,当然,这受益于郊区公共配套设施的完善,以及乡村生活的巨大改变和配套设施趋城市化,再加上乡村的良好生态环境,逆城市化或者生态移民,将势不可挡。

到那个时候,将会极大改善乡村的空心化,同时,城市空心化也将不可避免。是的,城市空心化。


当下的乡村振兴,要给“城乡两栖人”足够的发展空间

“城市空心化”是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出现的现象,根据经济学中的“报酬递减规律”,当城市集聚达到规模效应后,继绩追加城市投资成本,收益将会递减,于是就必然要将城市的某些功能向郊区扩散,以达到发挥城市最佳功能的平衡点。

到那个时候,将不存在所谓的“城乡差别”,生活在哪里都一样。至于是居住在车水马龙﹑繁华热闹的大中城市,还是田园风光﹑宁静清雅的小镇乡村,则完全取决于你的工作方便及个人喜好。

到那个时候,农民将成为一种职业,而不是身份。

四、乡村振兴,需要两栖人

对于两栖人来说,城市和乡村,纯属两种生活状态,没有优劣。但对于当下的乡村来说,两栖人是乡村振兴弥足珍贵的力量。

下乡的城里人,大概率是教授、企业家、艺术家、工程师、退休官员、高级白领、财务自由人士,换言之都是社会精英。

进城的乡下人,大概率是乡村的能人、巧人、异人、先富之人,他们熟悉乡村,又生活在城市,他们了解政策、洞悉变化,能够在城乡之间做信息的转换和对接,他们是乡村的代言人、农民的引路人。


当下的乡村振兴,要给“城乡两栖人”足够的发展空间

乡村振兴,中央提出了总要求: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在这20字当中,产业兴旺需要人去进行产业升级,生态宜居需要人去进行生态修复,乡风文明需要人去进行熏陶、约束和引领,治理有效需要人去进行现代化科学治理,生活富裕需要人去感受和呈现。

那么,这些人从哪里来?靠本土原住民?还是靠政府官员?

城乡两栖人,尤其是下乡的城里人,他们本身就是返乡创业者,他们带来了发展资金、现代化生产方式、先进的管理运营理念、与时俱进的营销渠道,最最重要的,他们喜欢乡村,自发自愿投身乡村,这样的一群人,应该视为乡村发展的核心力量。

相比而言,本土原住民囿于视野、见识、经验和财力,对于快速变化的时代已经应接不暇,如果让他们去担当城乡融合、三产融合、生产生活生态融合的重担,应该有点为难他们。本土原住民应该是乡村振兴的参与者、受益者,但不应该是实施者、推动者。


当下的乡村振兴,要给“城乡两栖人”足够的发展空间

当然,本土原住民里也有高瞻远瞩、见识卓群、有胆有谋有财力有情怀之士,他们积极投身家乡的乡建,他们热衷于带领乡亲致富,他们是乡村之福。

这类本土原住民,一般也是进城的两栖人。

总而言之,我们要善待城乡两栖人,给城乡两栖人创业、生活提供基础保障和法律保障,让他们只洒汗水,不洒眼泪。


作者:木尧

原创来源:参见庄主(id:cjzz360)

0人已打赏

手机版投稿商务联络QQ:771973674